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影的博客

"元语言"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  

2018-01-17 22:32:18|  分类: 尘世花絮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几天去了趟安庆,和十几年前对比,还是有很大变化的,马路变宽和高楼的竖起是每个城市的新变化。

这趟去的目的主要是探亲,退休后似乎走亲访友常态化了。顺带故地重游、拜访祖屋。

安庆我大概去过三次,第一次大概是八十年代末,是和母亲、二姨、三姨、三姨夫一起,是去给外公外婆上坟。那次是住在厚年舅舅家,我住的那间屋子,有个到点就敲的座钟,敲得我几乎整夜未睡。记得舅母的菜烧得好吃,尤其是那道茭瓜肉丝,当时也请教了舅母做法,可是回来后再怎么炒,都炒不出舅母的手艺。那一代的妇女,大都有一手做菜的诀窍,我外婆也是,哪怕青菜都炒得好吃。

记得那次去是逛了老街的,还是厚年舅舅陪同,找到祖籍,一个五进深的临街院落,解放前临街的店面是开的绸布庄,里面是住家。这一进应该是属于我们外公的,解放初期五房家产一起捐献给国家了。当时为了好记,我把斜对面的胡玉美酱店做了标的。我们大家一起在店门口照了相,母亲对此地还是有深刻印象的,毕竟她小时候以及上学大部分时间在此地。在这条路上她是第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学生,当时封建的大家族长辈们很是看不惯的。

这次去,感觉这条老街好像没啥变化,只是更败落了,也没上次来时热闹。寻到老家住址,那个二楼上的木窗、旧屋檐还在,第一次看此街这栋老屋的二楼,半掩的窗户,让我想起潘金莲的开窗、晾衣杆砸到西门庆的场景。如今现代化的东西更多了,这种老街的味道也淡了。这次只有我一个人和老屋留了个影,以作留念吧,下次再来不一定存在了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在老街的百年老字号麦陇香点心店,买点过去的名点墨子酥、寸金糖、白、黑切片。现在人都不爱吃甜的食品,我们这代人也是吃个回忆。又去胡玉美买了蚕豆酱,后来买的她家的蚕豆酱再没有以前那么多的豆瓣,那么浓浓的酱味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安庆的江边水还是蛮大的,江边的栈道做的很宽,我在那里的几天去逛了两次,第一次是早上群弟陪我们逛,第二次是下午我陪后赶来安庆的二弟逛。早上的人是来锻炼的多,下午来江边晒太阳的人很多,老的年轻的都有,坐满了江边台阶上。还有不少冬泳的男子,都是中老年男人,我们看着江水都感到冷,他们很厉害的,有人一个猛子就扎下去了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      安庆市是紧邻长江边,每次的发大水,他们都做了标记,54年的水最大,就是16年的水也漫过江堤的。当年的安庆港码头依旧在用,上午去的那趟,正遇到轮渡靠岸,汽笛的鸣声,让我想起当年的东方红大轮,几乎117号都坐过。所以,我们姐弟对长江有着特殊的感情。其实码头还是很多的,只是现在已经大都废弃了,有的变成了晒鱼地儿了,一条条剖腹的大鱼,阳光下很诱人。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我们还逛了迎江寺、上了振风塔。这两处我都不记得以前来过。只记得和母亲、姨姨们来,厚年舅舅一大家招待我们在此处吃过素斋,那个美味,明明是素菜但是做出了荤菜的味道,还肉是肉味,鸡是鸡味,这素斋吃得我们几十年都没忘怀。我特地寻觅过去,如今是门口冷落车马稀,店堂里也没食客。当初记得一位难求,早早的小五弟就去订座、占座了,那时店堂拥挤,里面热闹非凡。我推门进去,店堂重新装修了,有点俗气,要了份菜单看看,价格不算多贵,我想拍照发给三姨看看,她对这素菜馆也是记忆深刻,结果那店员还不给拍,真是落后啊,给你做广告都不要。又不是详细的菜谱内容,怕人家偷学。加上陪同的弟妹说她们家也来吃过,味道不行了,不能和从前比。怪不得没人吃呢,顿时我也失了再次品尝的兴趣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  振风塔临江而立,据说是长江流域规模最大、最高的七级浮屠,享有万里长江第一塔过了安庆不说塔之美誉。看看高高的振风塔,我是不想爬的,陪同的弟妹鼓动我上去,爬几层好了。本打算怕两层的我,在他们的鼓动下,爬过了一半后,自己也想爬了,因为这次不上到顶,下次更不可能上了,毕竟年纪越来越大,膝盖需要保护,怕磨损了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  振风塔为七层宝塔,每一层都有自己对应的名称。第一层:一方雄镇,第二层:二水遥分,第三层:三极垂光,第四层:四大皆空,第五层:五妙境界,第六层:六朝遗胜,第七层:七级浮屠。不过我只顾着脚下的光影照人的滑溜溜的台阶了,没注意可有标志。

而且这塔在登塔路线的设计上,使用了独特的迷津手法:一是在登塔的二层出口、三层入口,使用了脱节螺旋,所以游人往往到了二层,找不到三层的入口;二是在五层至六层,又巧妙地运用了反时针方向的螺旋踏跺,塔门迥异多变,游人十有九者迷津。我们每层都在迂回找入口、出口,转来转去,很是搞笑。后来也摸到点门道,还给后上来找不到入口的游客指点迷津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二至六层塔室各有四门供游人远眺,门外有回廊玉石栏杆环卫,可以循廊看塔,亦可凭栏极目。不过挺可怕的,回廊栏杆很矮,塔自底向顶按比例缩小,回廊越来越窄,最后是不敢出去了,只敢头伸出去望一望了,好在终于爬到了顶。塔内每层都有很多菩萨,据说有六百多,我也只能团团拜拜了。

塔的最上一层是无廊、无门的,上去的楼梯处拦住了,游客不给上。。在塔的第六层,有根直径为0.45米的刹杆向上直通塔刹,刹杆底为一枕木(宽0.52米,厚0.30米),两端伸入六层底部墙体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塔内台阶很高也很陡的,下来后还是感觉到累了。问了下工作人员,塔高720米,相当24层楼高。哇撒,都爬到新家了。如果是要我上24层楼,那是绝对没有勇气的。

迎江寺不大,里面的放生池,叫宜园,其小园林风景还是不错的,最重要的是人少,两次进去都是如此,很清静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   

安庆也没有什么特别有名的小吃,在群弟和弟媳陪同下吃了江毛水饺,也是个百年老店,不过水饺其实是馄饨。还去吃了大南门牛肉包,这在网上也看到介绍,不过那个门面真的简陋,和八十年代的小店差不多,但是人气很旺,一直要排长队买,还都买的多。我们就买了几个尝了一下,味道可以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  街头有人排队买这种饼子,应该属于重庆,麻辣的,九元一个,够贵的。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 

安庆还有不少回民,有个清真寺,跑去看了一下,大概不是斋日,大殿门不开。旁边还有个探花府第,也是这支马姓回民子孙里,有人在1727年(雍正五年)殿试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,雍正皇帝钦赐探花及弟匾额,悬挂在清真敦悦堂的门上,从此清真敦悦堂也就叫做了探花第。

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【依依素影】安庆之行(18.015) - 依依素影 - 素影的博客

    这次去安庆,还探望了厚年舅舅,在联系五弟时,才知道92岁高龄的厚年舅舅因泡澡时间长了,受凉生病住院了。于是,我们就去医院探望了老人,老人精神还好,和我外公真的很像,92岁了,大脑一点不糊涂,都还认识我们,知道我们每个小家庭的情况。据表姐说她们姊妹每周一三五去陪厚年舅舅打牌,说她父亲算牌精得很,一点不承让的。衷心希望老人能度过这场病痛,早日恢复健康!   

和五弟也是十年没见面了,他请我们在步行街的慧园晚餐,展华大姐同来,我们聊得很开心。这次再见五弟,与我记忆里的他,有很大不同。与他第二次见面是在母亲治丧期间,感觉他话语不多,但他很细心的照拂家里,对供桌上的蜡烛、香火很留意关照,在我们没能顾及到的地方,及时、默默的顶上。虽然,当时因为忙,我们交流并不多,但他的认真仔细、默默做事,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第三次是母亲去世的那一年的冬至,我们去安庆给外公外婆移坟,他事先联系、安排各项时辰、按规矩办事,接送站等,再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大概是这两次接触都是办大事,大家的心情较沉重,并没有太多的话语。而这次大家的话都很多,我才知道他还参加过越战。

这次的探亲,发现血缘关系还是挺奇妙的,一个祖宗下来的,隔再远、隔再久,还是很亲热的。

安庆之行,很轻松愉快,以后还要再去逛逛聊聊。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