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影的博客

"元语言"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依依素影】格格的少年(一)凤阳的雪(15.139)  

2015-07-21 21:47:14|  分类: 格格少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离开凤阳前一夜下起了大雪,那真是“一夜北风紧,开门雪尚飘。

两个弟弟背靠着箱子坐着,爸爸仔细的用被子给他们盖好,和行李箱子一起捆在板车上,怕路上颠簸掉下来。因门台子车站距离我们住地还很远,有好几里路。德群大哥前来相送,他和爸爸轮流拉着板车,母亲前后照应,小格格跟着板车旁边,大家一起融入了风雪中。

北方的雪很大,什么叫鹅毛般飘然落下的雪花,在那一天是深深印在格格脑海里。地上的积雪很厚,大哥和爸爸弓着腰吃力的拉着,母亲在旁边推着。格格人小、雪厚、阻力大,爸爸让她跟着车轮滚过的沟壑走,这样可以省点力气。慢慢地车子走远了,格格也冻僵了,因为穿着胶鞋,在积雪中行走,已没有脚存在的感觉,只是机械的搬动腿脚往前行。当看着渐行渐远的车、人,格格害怕的不停呼唤,风儿不时的传来父母的回应声,在最后一次看到父亲挥动的手臂,和回头不知说了句什么后,车子和大人都消失在前方不见了。谁也听不见小小格格的呼唤和哭泣,天地间白茫茫一片,看不到任何活物,似乎就剩下那一个小人儿。泪水在风雪中,只会冰脸,格格感觉睫毛上都挂了冰渣。最后,已经完全麻木了的格格,只知道走,努力的走、拖着腿脚、辨别着车轮印迹走,因为,落下的雪花覆盖下来,很快连车轮印都看不到了。

被遗弃的害怕,让被冻僵的腿脚坚持着每一步的前行,那一刻不知道老天爷在看到淮北雪地覆盖的平原上,那小小的移动身影,是何感想呢。

终于,见到父亲走过来回接的身影,那一刻的放松、那一刻的女儿对父亲的依赖,全部的倾泻于天地之间。

拉着父亲温暖的大手,格格似乎活了过来。其实,也离车站不远了,转过一个弯,终于看到了房子。掀开候车室的门帘,一股暖气扑面而来,有着烟囱管的大炉子,旺旺的火,顿时让格格僵硬的肢体恢复过来,看到已在地上活蹦乱跳的弟弟,看到母亲的笑脸,多么的好啊,亲人终于相聚。

父母谢过了德群大哥,看着他拉着空空的板车,又一次走进雪地里,望着他的背影,当时的格格不知道,这一别,竟然是十年之久。可是,他、包括农学院的很多阿姨、叔叔的脸,那一刻都永久的留在了格格的记忆里。

后记:一直想在冬天里,写这一章节,想能更加回味体验当时的彻骨寒冷。可是,有写的意向时,却是在夏天。今天,随笔而走时,我仍然能感到当时漫天飞舞的雪花、感到大地深厚积雪的沉重、当时无处不钻的寒风,那浸透骨子里的寒冷,那没有知觉的双脚,和看到雪地里那辆远去的板车和不见亲人背影的无助,那白茫茫大地的干净和寂寥,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的恐惧,种种感觉都在瞬间舒醒过来。

 这时我才明白,我为何迟迟不愿动笔,因为幸福的童年已经结束,书写后面的日子,会翻开一些沉睡的记忆,可能是在重新揭开一些伤口、一些心痛、一些迷茫、一些不解.......

可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,老格格会像小格格在雪地里努力前行一样,继续的书写,给自己打气,坚持下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