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影的博客

"元语言"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  

2011-11-25 16:44:01|  分类: 历史沉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老来俏《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》

 

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

  1969年,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,单位安排几辆大货车,装上我们几个下放干部的家具、行囊,在宿舍大院里,同志们敲锣打鼓,准备欢送我们下放到舒城县舒茶人民公社插队落户,响应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号召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这么多人隆重地欢送,是光荣出发?是被除名遣送?心里好似打翻了五味瓶,不是滋味。

  大约一个月前,驻机关的军代表和工宣队,在全体职工大会上,宣布下放同志名单,当然我也在其中。会上,军代表郑重地说,我们下放的同志,都是好同志,那些四类分子、及有问题没搞清楚的人,是没有资格被下放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。你说,下放不光荣吗?安徽的下放干部和下放知青一样,是一竿子插到底,叫做‘插队落户’。干部的个人挡案、组织、工资、户口关系,一律下放到公社,人员则安插到生产队,一个生产队只安置一个干部,与贫下中农同劳动,并同值记工分。你说,这是不是遣送安置?不过,也得感谢军代表的体恤,帮我们选择了一个好去处。《舒茶人民公社》可是个全国有名的公社,1958年毛主席到安徽视察,曾来到这里视察过。当年他老人家指着公社大门外不远的一座梯田说“以后山坡上要多多开辟茶园”,于是这条最高指示,便永远镶嵌在这座山坡上。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- 老来俏 - my cottage

此后这个位于公路沿线的不起眼的人民公社,得到省市县领导的特别关怀,对公社以后的发展获益不少。

  再回头说说欢送下放的事。记得,那天和我同车的,是下放到与我相邻生产大队的另一位女同事,她先我而到。当该生产队的贫下中农把她接下车后,我乘坐的大卡车继续前行,不过十分钟,到了‘糟坊生产队’,我的目的地到了。远远的听见锣鼓声,由十几个人组成的欢迎队伍,很快进入眼帘(勿容置疑,这是单位先遣同志事前安排好了的),接着,他们来到我的车前,将我的家具、行李、书籍、炉子、木柴、蜂窠煤球……搬下车,挑的挑,抬的抬,扛的扛,拎的拎,大家沿着曲曲弯弯的田埂,来到了我的‘家’。一间不大的茅草屋,屋内只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小洞,糊着纸,那就是作为透亮的窗子,一扇关不严实的木门,那就是我今后出入的门户……。啊!这就是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窝点,是我脱胎换骨的地方。

   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新生活从此开始,再不用到办公室上班了。我带来了一些文学艺术书籍,也带来了毛泽东选集四卷,心想这下子有时间读书了,好好学习,提高马列主义水平,提高思想觉悟,必竟是接受过二十余年党的教育,对党的安排虽不理解,但却能安下心来,欣然地逆来顺受。

  农民们是单纯朴实的。生产队长分配给我的是最轻巧的农活,工分照样的记。我每天跟着农妇们扛锄下地,拿起镰刀割稻麦,扛着连枷打谷场,卷起裤脚下水田,上山低头摘茶草……, 69年下放时我已38岁,长这么大还没有干过农活。不会干农活怎么行?听说几年后我们下放干部的工资就要取消,完全和农民一样靠工分吃饭。如果挣不到工分,怎么能养活自己?于是下决心苦苦地学习,学习劳动技能,更要改造世界观。

  一个骄阳似火的夏日,天麻麻亮我就起了床,早饭后随农民大妈大嫂们,头戴草帽,手拿镰刀,来到一片金黄色的稻田里,准备收割熟透了的稻谷。妇女们分成两组,各从稻田的一头,一字排开,向中间割去。只见镰刀不停地挥舞,刷刷刷,并伴随着叽叽喳喳的说笑声,稻杆连连被割下。不一会儿,一字形的队列,变成了弯弓型,我处在了弓底边,被拉后一大截。这时身旁的大妈,回头帮我横扫了一阵,助我前进。憩场时,我不但割的稻束最少,尚且累得满头大汗,直不起腰,两个臂膀还晒的通红,大婶们说,你怎么穿件短袖衬衣,你看我们都穿着粗布长袖上衣,防晒又保护皮肤。可不,我只图凉快,结果第二天,被晒红的皮肤上,全变成了小水疱,疼的不敢碰它。

  再说一件事。有一天,队长分派我随妇女们下水田插秧,我很高兴,心想下水田比在旱地被太阳毒晒,恐怕要好受些。我学着妇女们卷起裤腿,试探着下到水田里。开头我小心翼翼地,张着两臂,拔出一条腿,向前挪着脚步,然后再插上秧苗,缓缓前进。但是没等插上两排秧,突然我感觉腿上痒痒,侧身一看,哎哟!不得了,不由得我尖叫了一声,一条蚂蝗正在我腿上吸吮着,我顾不上害怕了,本能的使劲地向外拽,不想越拽它越往里躜,身边的大嫂边笑边猛的给我一巴掌,将吸血的蚂蝗打了下来。啊!这才是以牙还牙的好办法。一段小插曲刚过去,我继续试图插秧,谁知当我再次拔腿时,一屁股又坐倒在水田中,这下子更引起满田哈哈大笑……姐妹们慌忙的把我拉了起来,把我架回屋换衣服,我一天的插秧劳动,就此结束。由于我的出洋相,搅乱了她们的插秧进程,不过我给她们也带来了欢笑,同时还增进了我与农民们的感情,从此,她们都亲切的喊我‘吴大妈’,并愿手把手教我干农活。

  我与农民们算是交上了朋友。有一天,他们终于吐出了他们心中的疑团,‘吴大妈,你有什么问题呀?把你下放下来?’老农们的观点是,政治上有问题的干部,才被处罚下乡劳动。……我无言以对。

白天参加体力劳动之余,晚上躺在床上想,我应该接受贫下中农那些方面的再教育呢。由於历史和生活方面的原因,农民迫于生计,只能以拚命的苦力,去劳动生产些许的赖以生存的农作物,他们要吃盐、要吃油,须要其它一切生活必需品……这些东西从那里来?用钱买,钱又从那里可以获得呢?唯一的办法就是靠鸡屁股,用卖鸡蛋的区区收入,去换取那微乎其微的生命之盐……。他们天刚黑就吃晚饭,吃过晚饭就上床睡觉,一来恢复体力需要休息,二来也省去了点灯的油钱。至于娱乐、读书、了解世事,在那苦难的上世纪六十年代里,想都不敢想,那是奢望。所以有一次,当我问到怎么不送孩子上学识字、读书时,他们的回答是,我们那有钱让孩子们读书?大孩子还要留在家照看弟弟妹妹,好让大人安心干农活。再说吧,读书有什么用?像你们读了这么多年书的知识分子,不是也照样下农村劳动吗?

毛主席倡导的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,倒成了‘读书无用论’的注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