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影的博客

"元语言"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我身边的‘阶级斗争’  

2011-11-25 16:38:26|  分类: 历史沉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老来俏《我身边的‘阶级斗争’》

 

建国伊始,全国就展开了镇压反革命和反匪、反霸的群众运动,如火如荼。为了造成声势,合肥市还在体育场召开公判大会,各单位集体整队参加。会上宣判其反革命罪行,之后押赴刑场,立即枪决。

镇压反革命,是当时的中心任务。党中央号召全国人民一致行动,奋起打击反对革命的分子,各党政机关,各个单位,各个团体,各类干校、干训班,以及社会各个阶层,都要开展镇反运动,我们干校当然不例外。几乎每天都抽出半天时间,分组开会,学习政策,介绍自己的学历、简历,假如在旧社会工作过的人员,还要认识其反动性,先自我批判,然后大家帮助批判,提高认识,提高阶级觉悟。于是,少数年龄较大的,尤其是在伪政府工作过的学员,便是众矢之的,对他展开‘重点帮助’。有的经组织研究,上报批复后,不久便宣布, xxx为历史反革命,送去劳动教养了。劳动教养不打紧,十年二十年过去了,即使有幸能等到落实政策,反回原单位,青春早已逝矣。

解放初期,农村土匪活动较猖獗,社会秩序很乱,反匪反霸运动主要在农村开展。我们这些毛头学员们,也被派作为工作队,下乡协助村政府工作。为保障安全,每个工作队还配备一枝枪,其实那也是做做样子,壮壮胆而已,老实说,我们还真是有些害怕呢。

党号召打倒地主阶级,推翻剥削制度,土改工作大张旗鼓地开展起来。大概是1951年吧,我们学校又被派下农村,搞土地改革运动。土地要还家了,广大农民群众,热情很高。这个时期的农村已比较安定,土改工作队,受到广大穷苦农民的欢迎。我们这次下乡的任务是,帮助村里算地主富农的剥削账,发动广大贫苦农民,起来斗地主,斗恶霸,提高阶级觉悟,按照土改政策,分户计量拥有的土地,登记人口,看你是否参加劳动,全家有多少劳动力,年收入多少粮食,据此初步定为佃农、贫农、下中农、中农、富农或地主,后两者主要区别是看你是否参加劳动,投入多少劳动力,再依据你的剥削量,划分为富农或地主。其余成分,按每户人均土地,及年收入量划分。当然我们所作的界定,只是作参考,各农户的成分,还得由政府最后审定。

土改工作虽然是在农村开展,但它却和城里人,和各行各业及人民群众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皖北文艺干校的学员们,大多数是学生出身,少数是旧社会的职员。其中从农村来的,多出身于富农、或地主家庭。我们班上有位男同学,父亲早已去世,因此,地主分子的帽子,便戴在母亲头上了。有一天,他返乡看望母亲,不知怎么和村干部顶嘴,村干部就把他(地主葸子)扣留下来。从此,他便脱离学校,被地方政府管制起来,这一管制就是好多年,丢了学习,丢了工作。还算他幸运,后来被平反,也分配了工作。

此后,53年、54年、55年又开展了三反、五反、肃反等远动。我们也同样是每周抽出几个半天,集体学习文件,批斗嫌疑人。那个年代里,你不搞阶级斗争,‘阶级斗争’ 也会找上你,人人自危。今天好好的,可能明天会给你加上个莫须有的罪名。这不,1955年下半年,突然我的丈夫也被单位隔离审查,不准回家。他犯了什么事?我想不明白,于是我找到他的工作单位,传达室不准我进去,要先通报领导。等我进去后,爱人立即起身去向组织汇报,说明是我来了。因为怀疑我爱人有问题,也不知道是否得到我单位领导的同意,一天上午,来了几个人,迳自抄了我的家,翻箱倒柜,并拿走了几张纸(也不给我看是什么材料),也不留下字据,扬长而去。那时候是不讲法律的,大家也都缺乏法律意识。丈夫被关压审查了一年,等到他恢复自由,恢复工作,回家来以后,我才知道,是因为他喜欢摆弄收音机,组织上便想当然地认为,他是在利用收音机,与敌台无线电通信,怀疑他是敌人打入日革命队伍里来的特务分子,否则怎么懂得摆弄收音机呢?也是后来才知道,在这一年里,组织上派人到他的家乡调查,查家庭,查三代,到外地、外单位向他的同学调查,最后,除了证实是地主家庭出身外,没有得到任何预期的证明材料。

经过这次关压审查,棱角被磨去。原本爱说爱笑,爱提意见的他,一下子变得谨小慎微,不苟言笑。从个人的角度讲,倒是坏事变成了好事,在后来的各项运动中,他再没有成为运动员了。那个年代里,有些人在历次运动中,都是被定为批判对象,是单位里的老运动员。

1957年党号召大鸣大放,后来又开展了反右斗争,反对右派分子向党进攻,即反右运动。我身边又产生了一个运动员,是我的弟弟。因为他在一次学习发言中,谈了对省委关于安徽农业的三改政策的意见,触犯了领导,从而被划为右派分子,开除党藉,下放到养猪场劳动。大概是三年后吧,他得到了平反,恢复了党藉,回到原单位工作。

接下来是大跃进、反右倾、四清运动,最后是历时最长,损失最大也最残酷的文化大革命。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、阶级斗争年年讲,月月讲,天天讲的日子里,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,结果生产停滞、生活贫困,偌大的一个国家,比世界上先进的国家,落后了二十年,代价是惨痛的、巨大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