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影的博客

"元语言"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依依素影】杀鸡  

2009-09-07 20:08:54|  分类: 往事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昨儿想休息的,结果老乡大老远的带来三只活鸡和新鲜板栗。于是老公杀鸡我捉鸡,老公一边磨刀霍霍,一边念念有词:“小鸡小鸡你别叫,你本是人间一道菜,今年杀了你,明年你再来”。可怜的小鸡,一命呜呼了。开水烫,拔毛,开膛,大活老公做了,细活我来,如此忙了两个多小时,香喷喷的板栗烧鸡上桌了。

多少年没有自家杀鸡了?好像还是八十年代的事。九十年代菜场代杀鸡,家里就不用干这个活了,没了杀鸡的麻烦,吃鸡的次数也就多了。

俩人一边清理,一边聊天。聊起和鸡的有关趣事。

还是在紫芦湖时,杀鸡的任务是老爸的,有一天,老母鸡汤炖好了,上桌时,发现汤怎么浑浊浑浊的,用勺一搅,哇,谷粒子饭粒子全飘上来了,原来是鸡嗉子没拽出来。老爸笑眯眯的说:拽了啊,看来它长了俩个胃呢。一锅汤只好倒掉了。还有一次,也是在紫芦湖时,老爸杀一只漂亮的大公鸡,杀好后,他倒开水拔毛,开水一浇,大公鸡狂叫着跃盆而逃,老爸在后撵着,鸡叫着飞着,兢林叔叔邻居都闻声跑出来帮忙逮,那场面好不热闹,一番折腾,终于逮到,一研究,是气管没割断,老爸说:“我割断管子的啊”,大家笑着说:那是血管,所以,鸡到处都是血啊。可怜的老爸,从小到大没干过家务,小时候因着长房长孙自是宝贝的紧,即使祖父去世,因着太太当家,家里的主妇们也没让他受丁点委屈,哪怕是困难时,也是大家吃加了粯子的杂粮饭,而他一个人吃的白米饭。上学,工作,结婚后,都是吃食堂,有了孩子请奶妈保姆,后来有外婆管家,所以,他压根没机会做家务。一直到文革下迁,在紫芦湖安定下来,才学着做家务,所以才有这杀鸡趣闻。

当时家里养了很多鸡,老爸都给它们起了名字,有名字的鸡始终有五六只,其中德国侯(大黄鸡),英国侯(芦花鸡),养的时间最长,余下的无名氏都是养不长要吃的。老爸喂食和拣鸡蛋时,都要和它们说话,有表扬有批评,比如,有一次表扬德国侯连生了多少天蛋,说英国侯要努力看齐。可怜的英国侯,那天本没有蛋好生了,结果硬挣了个蛋出来,看着小的可怜,壳薄的可怜,比鸽蛋还小的鸡蛋,我们都无语,老爸又是好一顿表扬,还抱抱她。你看英国侯神气的样子,“咯咯哒” “咯咯哒”叫的那个欢实。

这些鸡都很漂亮,油光水滑的羽毛,敦敦实实的个子,有时昂首挺胸的走着,有时迈着四方步慢慢的踱着,可是,只要一看见路口爸爸的身影,立刻毫不犹豫的飞奔过去,当然还有欢呼声,那个热闹啊,邻居们都知道这种鸡飞狗跳的混乱,是某老师家鸡们欢迎他回家来的仪式。而有时坐在门前的人们,并没有看到老爸的身影,鸡们似乎都有先知先觉,欢叫着奔向路口,果不其然,一会儿就见老爸在路口转弯处的身影了,也不知道鸡们是怎么感应到的。

家里还养有其他动物,我老爸和这些动物们都很有缘。那要说起来,又是另一篇精彩故事了。

杀鸡,让我想起了过去的许多生活细节,我的笑嘻嘻的老爸,从没有责怪过我们的老爸,如今活生生的浮现在我眼前!想念你,我亲爱的老爸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