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影的博客

"元语言"的味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依依素影】格格的童年(十六)文革中的外公外婆  

2009-03-05 18:30:37|  分类: 格格童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革一开始,外公外婆搬住在二里街,那是个大杂院,离家还近,又在我上的小学门口,我还可溜进去看看他们。不久搬到三孝口,奶妈家的一间披厦,条件是越来越差,风声是越来越紧。父母忙着开会学习挨批斗,又不放心外公外婆,只能派我每天走两站路去看看。又怕革命群众觉悟高,我只能每天站在街对面的法院门口望将过去:看看外公有没挨批斗,偶尔瞅着巷内无人,赶紧窜过马路,快速溜进去瞧瞧外公外婆。对一个小女孩来说,那种状况真得很紧张很害怕。可是无人能替代,只有小孩不起眼,抓到也好解说。

外公外婆那段生活可遭罪了,住长点后人家也了解你不是坏人,自然也有人出面维护你,才稍好些。后来形势越来越严峻,武斗时那间几平米,只放下一张床的小屋,居然住下九个人!因为舅舅姨姨一家家的都回来了。 所以,再小的屋,由于父母亲在,那里就有着温暖,就有着阳光!

就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,在那冬日的夜晚,在遥曳的昏黄灯光下,外公外婆还会在小板凳上对坐着,咪一盅小酒。外公会用颤抖的手,不懈的给撒落在全国的儿女们写信,传达他们的关心和爱意!包括后来的孙子辈的我。外婆老了洗不动被单,她会把它拆成两幅,一半一半的洗,一半一半的缝。他们乐观豁达,好日子能过,坏日子也能过。

记得他们住二里街时,有一回,外婆托马嫂子(出身红五类)给我送来用线穿好的,在饭头上蒸熟的蚕豆,和用线穿好的山里红。两串“项链”,一红一绿,我挂在脖子上啥不得吃,那时小小的人儿心里就知道了悲伤。我还记得那是个上午,我坐在楼下大门口,蓝天白云,阳光灿烂!可是心里却是无味具全:有高兴!有悲哀!有思念!有骄傲!..........那个初夏的午时,就永远的定格在我的脑海里!

六七年,我们随父母离开了那座城市,也离开了外公外婆的温暖怀抱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